document.oncontextmenu=new Function("event.returnValue=false;"); document.onselectstart=new Function("event.returnValue=false;"); #content #commentForm div#emList {margin:15px 0 10px;} #emList img {margin:0 3px;cursor:pointer;} #emList {position:relative;top:-242px;left:420px;width:200px;} var arrEmotion = new Array(); arrEmotion =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3980.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3981.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3982.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3983.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3984.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3985.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3986.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380.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381.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382.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383.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384.jpg",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385.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386.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387.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388.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389.jpg",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690.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691.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692.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693.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694.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696.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697.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698.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4699.jpg",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5010.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5011.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5012.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5013.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5014.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5015.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5016.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5017.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5018.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5019.gif", "http://lois09.blogbus.com/files/12267435150.gif"];
  • 2012-09-09

    自滅 - [日记]

  • 2011-08-01

    呟き - [日记]

    每次买面膜都是用了两回就丢在一边过期,结果现在又开始手贱买面膜了。

    就因为想到10月份NH应该还会再来,也许还能见到,于是希望到时候有个好状态。

    7月初去浙江旅游晒得惨不忍睹,本来没多么在意,结果出差见到NH就开始悔恨自己不该晒成这个德性,简直恨不得把肩膀扒出来给他看说,你看我本来是这么白的脸上跟胳膊都是被晒成这样的以后还会白回来所以请不要给我减分。

    JOKER说我是真的中了NH的毒了。

    之前从没喜欢过这种类型的人,自己也觉得吃惊。

    三十好几的老男人,身上抖一抖除了沧桑就是疲惫,而且NH还比同行的几个人看着都更疲惫,简直就是写在脸上。

    我发现他情绪一直有些烦躁,只是一直在努力忍耐。他抽烟没有他们部长跟maki那么厉害,但是我感觉他可能身体不舒服,所以一直静不下来。

    面对他会觉得他不是在仅仅把你当做合作商社的一名担当,而是在照顾一个很小的女孩。进入社会之后所有人都把你当做一个平等的个体来要求和批评,没人有义务因为你年轻或是怎样就多给你半分情面。突然有人对你太好,而且他甚至还是客户,一直高度紧绷的神经好像也会猛地松懈下来。

    我现在对温柔的人完全无法免疫。想想还真是天真得可怕。

    他结了婚有老婆。听说的人都觉得这一点才最可怕,我倒觉得他没结婚才奇怪,而且他结不结婚对我来说根本没什么区别。

    最多只是把他的名片一直塞在钱包里,外加为了得到他的承认充满动力地自觉加班。

    日本人自己很记恩情,性格里也就喜欢对人施些小恩小惠。即便只是象征性地在意一下,他对人的包容跟关心也足以让人感动甚至心动。

    只能说大叔的温柔跟年轻小孩子的讨好完全不是一个级别,杀伤力太大。我可能真是大叔控。

     

    我的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原先不曾太在意,现在却越来越怕它。

    不管我对谁感兴趣,它都会一直跟我说:

    其实你不是真心喜欢他,你只是觉得好玩新鲜两天而已。你看他有女友,他结婚了,你有为这些伤心过吗?没有吧,所以说你不喜欢他。你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认真跟他们在一起,你自己很清楚他们不适合你,不可能长久。爱是占有,你根本没想过要占有,你甚至没想过要让他们知道。如果他真的跟女友分手,他真的跟老婆离婚,那时候你会愿意跟他们在一起吗?看吧你根本不愿意。你只是因为他们是别人的东西,觉得对自己没有威胁,所以才敢随随便便宣称对他们感兴趣。如果他们真的靠近你,难道你不会害怕?你不会想逃?这些年来你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罢了。

    上一次有喜欢的异性已经是6年前,当时心底一直有个极端冷静和冷酷的声音在说,你们的脾气都不好,根本不可能合得来。更何况你当真看得上他的一切条件?如果他真跟女友分手,你不见得会跟他在一起。

    每一句都针针见血让我无言以对。

    这一次它同样出现甚至变得更加尖锐,我觉得自己好像在被人解剖。

    仔细想来我好像真的不曾如何如何去喜欢过一个人,嘴上说喜欢谁,心底却有个极端理性的声音在剖析双方的性格和背景习惯并且认定不会合适,不可能长久,连试都不值得一试。同时还一直告诉我自己只是无聊至极所以在找个精神寄托权当娱乐。它甚至吓唬我,让我设想在没有阻力的情况下,自己会不会选择跟他们在一起。

    在这个假设面前,我每次都选择了退缩。

    也许有的人的确没有去喜欢别人的能力?这种蛋疼矫情且抽象的问题我居然也是第一次想到,刚才洗澡的时候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子,结论是:我真的不知道。

  • 2011-06-09

    …… - [日记]

    一,想放下芥蒂原谅别人原来是这么难的一件事。我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不知道是怎么了。阴沉,孤僻,别人在我面前掉眼泪也懒得抬起眼皮看人一眼,锥子都扎不出一声。

    曾经转脸就忘的我,大概很大程度上也是在给自己催眠。

    世上没有回头路好走,我大概是自己走到了死地。

    二,我一要出门就一定要下雨,从今年开始就没例外过。麻痹的我已经忍很久了,请别这么操蛋谢谢。

    晚上动身,收拾东西去。

  • 2011-06-07

    - [日记]

    后天又要出门。时间都不够准备的。报告还没来及审,看到铺天盖地那些字简直头晕。

  • 2011-06-03

    最悪 - [日记]

    心慌。烦躁。安静不下来。总是觉得困乏真爬到床上却又没那么容易睡着。

    看来洒家是提前步入更年期了,很好。


    美伢明天就动身,端午节也不在家过了。不知道这次要在上海呆多久。

    走了也好。我也不稀罕过什么端午节。

  • 两件事。


    打上新补丁继续出问题。

    报错跟乱码结束一波又来一波。测试来报错,我自己看文本看到想吐,估计程序君也很够呛。曙光什么的看来还有点远。


    一直觉得自己算是比较能看开对别人算是比较不抱期待的类型,有时候还是忍不住会有点失望。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应该也是有错。跟有些人不知道还能走多久走多远,到头来只能随缘了吧。

    意外的是我只觉轻松,却没有多少留恋。

  • 2011-06-01

    曙光 - [日记]

    终于,终于,终于能开测了。分文本是个要亲命的活。

    纠结完选项跟攻略我就能轻松个四五天了。

    美伢撺掇我跟她一起去上海住几天,表示不想去。

  • 2011-05-26

    - [日记]

    真到有事上身就不得不清醒地认识到我这没填完的坑实在是个重担。洗果冻不能影响三次元,这应该是基本,但是真到时候就由不得人继续理想主义了。

    只能祈祷早结束早超生。

  • 2011-05-14

    Lacrimosa - [日记]

    如果非要找个词描述一下最近几天的状态,那大概就是日志标题。

    母亲节那天良心发现了一把,帮忙家务,什么都以美伢最大。一早上修电路,突然断电,之后再来电主机就怎么也打不开了。下午送修人家说主板跟CPU都烧了,只好两个都重新换掉。

    每次过节买礼物美伢总说用不上,瞎买,不实惠。于是晚上我们在外面吃了之后去逛超市,我揣着一叠钱充胖子说你想要啥随便买,超市总该实惠了。

    美伢看看我说,走去蔬菜区挑根白萝卜,明天做汤。

    我说别的呢。她说没了。我说怎么会没有呢你好好想想,啥都行。她说我基本每天都来超市缺什么我早买了有什么好挑的啊。

    ……最后我只好强行买了瓶进口橄榄油,回家拌凉菜= =。

    明天ZD结婚。J跟SY都不去,我也懒得参加所以找了个借口说要去外地。SY不回来,昨天下午我把他还有自己的那份红包都给了JS,明天就由她给我们带过去。

    前一阵明明还很正常,这几天心情突然奇差,晚上依然失眠。所谓失眠,其实也是相对的说法,在我看来躺到床上15分钟后还醒着就算失眠。

    都说吃甜食缓解焦虑,我两天吃了3袋优哈还是没见好转。称了下体重48,又瘦了一公斤。照吃照喝还一直消瘦,说我没毛病我自己都不信。

  • 2011-05-05

    結婚おめでとう - [日记]

    昨日J大婚。一早出门直弄到今天凌晨才回家。钥匙还没带,只好硬着头皮按铃。

    到家洗好澡已经两点多钟,躺下才发现精神亢奋睡不着。早知道还不如干脆喝醉了倒头就睡。早上5点半就早早醒来,怎么也没法接着回笼觉,只好一直赖在床上看电子书,早饭午饭都没胃口不愿吃,只尝了几个草莓。

    昨天倒是很欢乐,感觉大家都很在状态。我仍然是到处挑唆他们互相残杀,各种一口蒙,自己就坐在一边看热闹。他们总说我能喝,这些家伙只是自己感觉我好像挺活跃,其实我真正喝得很少。基本都是回敬,偶尔主动找人喝一两次,也必然是心怀鬼胎为了挑起混战。

    中午只喝了点红酒,晚上大概一共也就啤酒4瓶左右,哪像他们喝完白酒又一箱一箱地整啤酒,喝不大才怪。

    昨晚转战到最后一家我也有点累了,开头还好,没多久发现三面墙上都是屏幕,无论看哪个都开始刺眼,干脆就不敢抬头。男生喝了酒就是能唱,包间里各种鬼哭狼嚎。只好端个小茶杯一边跟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一边盯着地板上乱晃的光点,蛋疼地开始研究这激光灯束到底是怎么个转法,每隔多少秒重复一次,结果还没等弄明白就先被绕得眼花缭。

    晚上没让同学送到家门口,想着要自己走两步吹吹风,提前下的车。事后想想我当时真是NC了,完全没意识到夜路有多危险。

    自己走着路心情很轻松,完全忘记了注意一下周围,一路上光低头盯着自己投在地上的影子研究,别的什么都没想。结果有个变态猥琐大叔,突然问我,你去哪里?

    他问过这话之后足足有5秒钟,我才意识到有人在旁边说话,一抬头看见路中央站了个老男人,穿一身黑,个子还没我高。

    他可能也看出我刚才没注意到他,又对着我问了一遍,你要去哪?

    我脚步倒是一直没停,但是脑子当时就懵了,因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之前根本没发现他,好像凭空就有个人出现在自己边上,擦真是差点被他吓死。立刻意识到我不能搭理他,吃惊也顾不上了,赶紧扭头走人。但是他明显就站在原地没动,一直看着我。

    要是白天也就算了,凌晨路上没人,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来,我头也不敢回,快速思索着自己大概离家还有200多米,呼救的话有没有用,要是他袭击我,我要怎么跟他搏斗= =。

    脑子正一团乱,突然看见前面有个年轻人迎面过来,带着眼镜像是学生,顿时整个人都松了口气。我肿么这么悲催。

    对了焰火很美,虽然在旁边看的话实在有点吵。

    果然结婚就是得在焰火上下点功夫。祝J新婚快乐。